攻丝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攻丝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矿老板的果园花满山芒刺杜鹃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3:15:02 阅读: 来源:攻丝机厂家

矿老板的果园花满山

本报记者 刘磊 侯琳良

孩子们高兴地在草地上放风筝。

唐俊摄

春到莲花花满山。

唐俊摄

小朋友在油菜地里玩耍。

唐俊摄

核心阅读

开矿来钱快,曾让湖南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到处都是寸草不生的“矿洞子”。改走绿色发展之路,如今这里春天到处都是绿的海洋、花的世界。

3月19日,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云盖村一处小山头附近,几栋看上去有些年代的破旧厂房静静伫立着。爬上小山头,脚下的泥土非常松软,眼前一片去年栽下的树木并没有成活,只有零星几棵泛着绿色,但山上山下的春色已很浓了,特别是田野里如锦绣般的油菜花,色香俱佳。

挖矿冶炼留下的“矿洞子”,生态修复后正成为景观带

“绿色来之不易。”村支部书记谭宏伟解释,脚下的这个小山头由一个深达50多米的矿洞填埋而成。早在上个世纪,一个小型的电石厂扎根于此,长年挖矿冶炼,留下了一个“矿洞子”。

“矿洞子”在莲花镇曾经并不鲜见。“挖机挖下去就是钞票”,莲花镇的采矿行业从上个世纪之初就开始盛行:石灰石厂、砖厂、碎石厂、洗砂厂等一些非煤矿山企业,“像蚂蟥一样”吸附在莲花境内的山头上。

山体被破坏,污水横流,空气中粉尘飞扬……无序的采矿开发,让莲花镇背上了沉重的环境债。直到2010年,处于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示范区核心区域的莲花镇,对采矿行业按下停止键。

“关停工作动了他们的饭碗,着实不易。”去年6月,一家被关闭砖厂的30多名工人跑到镇政府食堂,吵着要吃饭。“压力再大,也不能打退堂鼓。”莲花镇党委书记黄军其说,到目前为止,全镇矿山证照到期的企业全部被关停,高污染、高能耗的企业逐渐销声匿迹。

“除了关之外,还要逐渐还上这笔欠账。”莲花镇逐渐对矿山进行复绿,仅云盖村就有3处已完成。

穿越全镇的莲花河,过去河面上经常漂浮着棉絮状物。矿企关停工作启动后,河水开始慢慢变清,河道也干净起来了。

更加深层次的水修复工作也正在进行。一座日处理2000吨的现代化污水处理厂静静地运行。莲花河上游,挖土机正在紧张运行。镇政府环保办主任刘军辉说,镇里有步骤地清理河道,将要沿河建成一条美丽的生态景观带。

农村环境整治工作同步推进。6年前,生活垃圾就形成“户分类—村收集—镇处理”模式,17个村,村村都有了卫生清洁员。“对于莲花镇来说,美丽生态本是上天赋予的一笔宝贵财富,我们要倍加珍惜。一时失误,必须拼命弥补。”黄军其说。

矿老板改行经营的千亩果园内,白的梨花、粉的桃花竞相绽放

不再承包矿山,而是上山种起了果树——10年前,黄仕其的突然“转身”,当时让身边的人大吃一惊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老黄陆续承包了莲花镇的好几个矿山,2003年更是远赴湘西地区采矿,是人们眼里货真价实的矿老板。

为何放弃“来钱快”的采矿?“种树绝对是个好选择。”每当被人问起这个问题,老黄一笑而过,答得简单干脆。2005年,黄仕其种了50亩果树、第二年100亩、第三年300亩……如今一片种有黄桃、黄金梨等果树,面积达1000多亩的果园,成了他的一张名片。

登上位于莲花山的果园基地,仿佛置身花海。放眼望去,明媚的春光里,白的梨花、粉的桃花竞相绽放。“去年销售收入有200万,再过两三年,即可收回四五千万投资,实现大盈利。”今年63岁的老黄,对未来信心满满。

从采矿发家到“和果树较劲”,黄仕其个人转型的故事,折射出整个莲花镇产业发展谋篇布局的思路之变。

“吃一堑,长一智。”吃过苦头的莲花镇领导心里越来越敞亮:招商引资必须划定一条红线——“三高”项目坚决不能要。有几个建材企业瞄准了当地的原材料优势,承诺投资数亿元,千方百计做政府的工作,依然被挡在门外。

产业结构调整做减法的同时,更要做好加法。“污染工业项目一个都不能要,但紧贴莲花实际的农业项目,我们铆足了劲欢迎。”黄军其说。

在桐木村,行走在占地500亩的蓝莓基地,一片淡雅的蓝莓花海映入眼帘。不远处,一个蓝莓深加工场所正抓紧装修。基地公司副总经理何勇忠说,去年蓝莓卖到了120元一斤,但产量不到1万斤,今年看开花情况,产量有望超过1.5万斤。

桐木村的水果,立马村的草业,云盖村的蔬菜……一个个颇具规模效应的产业基地正在莲花的农业版图上崛起,人气也在迅速集聚。一幅莲花产业发展示意图前,镇长彭首志详细向记者解说,镇里的目标是建设“莲花现代农业公园”,“我们还要打通一、二、三产业的边界,逐步推进科技、旅游、文化和农业的融合,真正走上绿色发展之路”。

念好“紧箍咒”,把生态环境基础好的区域保护起来

114平方公里面积中,森林覆盖率超过61%——与生俱来的生态优势,让莲花镇的存在如同长沙市的一片“绿肺”。

在环保意识觉醒的当下,“绿肺”理应以保护为主基调,但人们不是没有过担心。去年4月,湘江新区一跃成为我国中部首个国家级新区。位于新区核心区域的莲花镇,被视作将迎来大开发大建设热潮的机遇。

一年过去,出人意料,莲花镇依旧行走在既定的发展轨迹上,蹄疾而步稳。

不允许有大规模的工业开发,不允许有大规模的牲畜养殖场,不允许有山林成片砍伐,不允许有高污染农药化肥施用……岳麓区环保局局长陈志勇向记者列举了莲花镇一连串“紧箍咒”。

“新区其他区域大搞建设的同时,必须把生态环境基础好的区域保护起来,提供足够的环境容量。”陈志勇说,莲花镇有8个村被列入湘江新区的生态环境控制点,每年通过考核可以拿到一个村50万元的生态补偿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印发的《湖南湘江新区总体方案》,涉及莲花镇的,一是着力打造莲花镇等现代农业都市示范小镇,另外就是推进莲花山等生态资源的保护和开发。

“从全区来看,作为新区的生态涵养地,莲花镇主要承担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、构筑生态安全屏障这一使命。”岳麓区区委书记周志凯说。

大保护,并不意味着不开发。在周志凯看来,只有做好城乡统筹的文章,才能不辜负天赐乡村的生态之美。

不止莲花镇。岳麓区全区552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,422平方公里的涉农区域正探索“在保护中开发,在开发中保护”的发展路径。“践行这对辩证法的前提是护好一方生态。”周志凯说。

责任编辑:高晓川

北京治白癜风专科医院

江苏南京专门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杭州祛痘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