攻丝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攻丝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涌金系创业板回光返照5打3胜魏东已去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6:36:14 阅读: 来源:攻丝机厂家

涌金系的又一个擦边球

6月28日晚,很晚,很晚很晚,创业板发审委第40次、41次审核会结果,才姗姗来迟。

当晚,不少金融圈人士在纳闷中熬夜,伴随着一些绕不开的争议。

当日共有四家公司上会:上海泰胜风能、东方日升能源、湖南金能科技、浙江华策影视。议论集中在第一家,泰胜风能,又一个典型的“涌金式”案例。

在该公司的股东中,涌金实业和与魏东有过密切合作的王健摄的名字赫然在列。2008年1月7日泰胜风能进行了上市前的第三次增资,此时王健摄和涌金实业分别出资1000万元和2000万元,以5元/股的价格入股泰胜风能。

“这样低的价格,有没有可能存在PE腐败?”一位投行人士当晚对记者说,最近证监会多管齐下治理内幕交易,其中就包括打击PE腐败,这让一些PE有些提心吊胆。

而在泰胜风能的高管层中,还出现了现任国金证券(600109)投行部董事总经理、保荐人代表的李康林。实际上李康林还通过涌金实业而间接持股泰胜风能。

“保代不能入自己项目的股,但是别的公司保荐的项目是否可以入股,似乎没有这方面规定。”上述投行界人士说。

因此,他和一些IPO圈内人对当天泰胜风能能够过会,并不乐观。“这已经是后魏东时代了。不过,这一项目是由背景深厚的安信证券保荐。也许发审委委员们要费一番踌躇。”

而很晚很晚才到来的审核结果显示,泰胜风能通过。

那些灰色的辉煌

涌金系在创业板的擦边球有些像世界杯的点球大战。

从赛轮股份、到信得科技、科伦药业(002422)、碧水源(300070),到最近的上海泰胜风能,背后,都闪现着涌金系的影子。

后魏东时代拉开涌金失利开篇的是赛轮股份。2009年12月1日,赛轮股份的创业板首发申请被否。而陈金霞等涌金系代表于2009年6月以4.4元每股的价格突击入股。

2010年4月28日,信得科技同样创业板上市被否。这次参与的涌金系成员是上海纳米。上海纳米于2007年3月以100万元的低价取得信得科技前身信得药业5%的股权。

后魏东时代过会的上市公司,科伦药业,涌金入股时间为2008年3月,碧水源,涌金2006年就已介入,泰胜风能,涌金入股时间为2008年1月。

为什么涌金能一再出现在创业板舞台的幕后?

“我们当时引入涌金实业,主要是因为公司正处于发展阶段需要创投进入,我们选择涌金实业主要原因是看好其实力比较雄厚”,泰胜风能相关负责人袁辛面对质疑时如此回答。

“其实潜规则是必然的。”上海一家PE公司高管说,“我是一家公司,选PE/VC的时候怎么选?大多数时候都要看,你能不能带来增值服务,那最直接的一点,就是能不能帮助公司上市。利益交换是必然的。”

而上述企业“曾经”看重的,“正是魏东在上面的影响力,尤其是王益(曾任证监会副主席)出事之前。”而这一软实力,曾经让涌金系在青岛软控(002073)上,一战获利最高超过80倍,为一时传奇。

不过,这都是“曾经”。

王朝已去

“这些主要都是魏东生前留下的一些资源,参股的一些公司罢了,”上海一家熟知涌金的私募基金高管对记者说,“现在他们的过会率也明显降下来了。”5个项目,3胜2败,的确并不算优异。

上述PE界人士亦坦承涌金系的确在走下坡路:“其实很多项目(得以上市前突击入股),看看日期,都是东哥出事以前的,现在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截至目前,尚无涌金系在2008年4月之后PE投资成功上市的案例,失败案例以赛轮股份为代表。

而上海另一家此前曾与涌金密切合作过的民间PE基金副总裁也向记者证实,“我们好久没联系了,老魏死了之后,沟通管道就断了。”

而据记者从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,实际上在自杀前,魏东即着手身后事业的安排。其中重要一步就是安排谢超接管PE.

“谢超原来在博时基金,因为基金黑幕事件被拉下马,后来去了金信信托。但是魏东没嫌弃他,想把他弄到国金证券做高管但是上面一直不批,于是2008年后把他调到涌金集团,现在做执行总裁。”上述知情人士说。

“不过,谢超的能力和眼光跟魏东完全没法比,做过一些项目,成功的相当少。”不久,魏东出事。

而在PE领域,涌金系的另一重要关联公司“上海纳米创投”,记者试图依据公开信息实地探访,却发现银城中路139号华能联合大厦1701室根本不存在上海纳米。

不过工商资料显示,上海纳米成立于2000年3月,法定代表人为刘明,由三位自然人出资3亿设立,其中,魏东之妻陈金霞出资2.25亿,占比75%,而自然人俞国音、刘明则分别以4500万元和3000万元的出资,拥有上海纳米15%和10%的股份。

前述私募高管称,上海纳米目前仍然由陈金霞掌握,“刘明去了美国,但是涌金系整个框架都还在,所以还是能做一些事情”。

但是有些产业是肯定要退出去的,陈金霞一个拖家带口的女人怎么管得住?股东之间的矛盾也很严重。

而据记者多方探访,涌金系的确在着手清理旗下金融资产,包括国金证券和云国投。

而近日,市场传出,对于碧水源上市前云南国信低价转让股权,云南银监局准备展开调查的传闻,记者就此采访碧水源证券部门人士,该人士称:“目前还没有接到这个通知,对于以前的事情,我们已经做过说明,证监会也已经批准了。”

万灵召唤破解版

仙道奇侠

剑圣挂机破解版下载

魔战三国online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