攻丝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攻丝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民营企业家代表吴光纯高亚飞谈如何破解融资难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3:45:29 阅读: 来源:攻丝机厂家

民营企业家代表吴光纯、高亚飞谈如何破解融资难

“这是我第三年参加全国两会,也是我第三次准备带上有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议案进京,议案是根据自己在基层一年的调研和自我经历的总结,希望2015年中小企业融资难能够破题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安徽省六安市九棵松现代生态农业公司董事长吴光纯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。

根据吴光纯的调研,安徽省六安市个体经济活跃,但是随着当前国家经济和金融环境的不断变化和调整,整体形势不容乐观,很多企业面临着归还银行贷款和回流资金缓慢的冲突,从而不得不背负高额的融资成本,花费巨大的精力从民间借款来缓解压力。

六安市位于安徽西部、大别山北麓,俗称“皖西”,是著名的革命老区、大别山区域中心城市,也是经济相对不发达地区。据国家统计局六安调查队最新数据显示,2014年六安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005元,同比增长11.4%,绝对值位于安徽省第14位。

六安市以前是农业型城市,目前正处在经济转型中,正在进行工业化道路探索,尤其是在矿山冶金、机械制造、纺织服装、轻工、农副产品深加工等领域。

六安市政府网站数据显示,六安市现有注册个体工商户12.9万户,从业人员32余万人,注册资金51.1亿元;私营企业14537户,其中注册资金100万元以上的私营企业2387户,500万元以上的1067户,1000万元以上的789户,亿元以上的29户。

可以说,六安是一个典型的个体经济发达、小微企业非常集中的中小城市。

六安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姚喜兰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六安市的中小企业多从事纺织、加工制造、汽车配件、能源加工等行业,属于利润较低、抗风险能力较差的企业,一旦经济大环境下行,受到的影响就立竿见影,因此很多企业家都是精打细算过日子。制约他们发展的最大桎梏是融资难、贷款难。

续贷是中小企业发展的“拦路虎”

全国人大代表、安徽省浩翔农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亚飞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目前所有中小企业纷纷吐槽的所谓融资“难”,是因为门槛高、手续繁杂,尤其是农业企业流转的土地和建设的养殖用标准化场房,因无法办理相关产权证件而无法抵押融资,存栏的生物性资产也无法办理抵押融资。

而融资“贵”则表现在:首先,涉农产业基本上都要通过担保公司进行融资,增加了担保费的成本;其次,银行很少开展循环贷,在贷款到期时,为保证信誉度,自有资金不足时,只有想办法凑资金“过桥”,成本远高于银行利率。

姚喜兰则认为,“中小微企业贷款难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:一是企业没有抵押物;二是小微企业体量太小,没有话语权;三是小微企业贷款额度小,银行办理成本高、风险大。”

吴光纯代表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是老生常谈的话题,但是又确实是民营企业家们每个月绕不过去的坎儿。“别看很多民营企业家表面看起来很风光:开豪车、有奢华的办公大楼,其实很多企业家内心时常煎熬:常常为几百万、甚至几十万块钱而发愁。”吴光纯说。

安徽省西商集团董事长黄勇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续贷对企业来说是拦路虎,比如单笔贷款多的一般在1500万到2000万元,在贷款到期的情况下,不可能把企业停产,专门留出这笔钱放在账上。“如果这样,平时就需要2000万到3000万的资金放在账上,不能使用这笔钱,否则贷款还不掉,银行系统立刻会收到预警信息,这样所有银行都不会再提供贷款了。”黄勇说。

“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,在中国尤为突出,造成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原因主要是融资渠道窄、信息不对称。”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刘俏指出,当前“跑路”的企业老板几乎都涉及民间高息融资,也从一个方面折射出当前中小企业融资困境。

六安安徽星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本奎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地方中小企业不得不长期面对一个事实:企业的利润常常不足以支撑本身的生存和发展,因为难以融资,不得不去借高利贷,结果深陷泥潭,所有的利润都不够还高利贷的利息。

“在民间,20%利率的高利贷并不算高,而企业的利润率往往只有10%左右,一些种植养殖企业,利润甚至只有5%。以1000万元贷款到期为例,目前市面上的融资成本普遍为月息5~8分,按月息6分、期限两个月计算,就需要支付120万元的融资费用。正常企业的利润仅为10%左右,如企业的年销售收入为3000万元,利润也就300万元,除去融资费用,所剩无几。”张本奎无奈地感慨。

抱团取暖的金融创新服务联合会

2015年2月8日,六安市星昊金融创新服务联合会成立,这是该市100多家中小企业为解决融资难题,自发成立的一个融资机构,旨在为符合银行续贷政策且生产经营正常的企业提供免担保、零抵押、低收益的短期投资资金,帮助企业专心致力于生产经营,不必再为偿还到期贷款支付高昂的成本。

高亚飞代表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这是中小企业一种抱团取暖的做法,因为按照大部分商业银行规定,企业必须还完旧账才能借新账。一些中小企业和三农企业,因为运营资金几乎全部拿来投入生产,为了还贷不得不向小额贷款公司或是民间个人借钱,以保证续贷资金可以继续保持企业正常运营。业内称之为“过桥贷款”。过桥贷往往有两三个月,如果换算成年利率更是高达30%以上,高出银行利率三四倍。而该金融创新联合会则是在以往资产转移过程的基础上,增加了第三方资金搭桥这一过程。正是因为增加了这一过程,中小企业的发展得以延续,银行方的经营风险得以清零。

“我们仔细学习过时下风行的P2P融资,但发现P2P融资缺乏法律保护;网贷平台倒闭频繁;频发的跑路事件让人望而却步,因此,这种联合会让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的合作形成了一种新的关系,同时,多方合作达成的诚信锁链确保了整体的稳定性,将运转不良的企业剔除出这个模式,从而保证了系统的良性运转。”姚喜兰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。

“但是我们的力量其实也是有限的,因为我们只有6000万资金,已为六安50余家企业提供了续贷综合金融服务。我们只提供短期投资服务,在接到企业的申请后,第一时间到企业了解情况,对于特殊情况区别对待,先垫还贷、续贷扣款等合理性解决存在的问题,并且因为都是当地企业,在征信上可以保证。”张本奎说。

“安徽是一个从来不乏创新的地方,从农村土地包产到户到农村税费改革的试验试点,始终在不断探索,在不断创新。我恳切建议政府及金融办、银监等部门能进一步解放思想,转变观念,大胆尝试,出台具体扶持政策,如贴息、奖励等,鼓励支持金融创新,服务实体经济。” 吴光纯代表说。

安徽喷泉泵价格

石家庄电脑电源开关

西安不锈钢密集柜

重庆玻璃微珠厂家